html模版小米給問問的一紙合約 揭露“心難澎湃”
中關村在線消息: 上月底,小米一場“我芯澎湃”的主題發佈會燃起瞭不少人的激情,不過澎湃的內心更需要廣闊的胸懷來承載,而小米的胸懷則被近兩日曝出的與問問的一紙合約受到瞭質疑。



小米與出門問問的合金屬刻字筆約事件回顧:



2017年3月21日,小米召開智能電視4A發佈會。發佈會上,小米王川演示瞭此次小米電視4A所主打的人工智能語音搜索技術。在演示中,人工智能語音搜索不僅能完成最基礎的選擇播放、快進等功能,還能夠識別出畫面中的地點、人物、人物所用的手機,並且能夠自動搜索並跳轉到畫面所描述的鏡頭中。這樣的演示,又強化瞭小米“發燒”、“黑科技”的標簽,好像一切都是小米的勞動成果。



然而,僅過一天,小米4A電視語音搜索黑科技的真實面目就露瞭出來。



發出聲音的是一傢叫出門問問的人工智能公司,這傢公司表示之前和小米本來是愉快的商務合作,他們提供人工智能語音搜索技術,前期兩傢一起聯合公關宣傳,合作協議小米承諾要簽,但協議內容一直沒有透露。之前三個月雙方協作很順利,因為他們的風格就是先把事情做好,其他再說,所以就沒追著簽協議。



就在3月21日小米4A電視發佈會前三個小時,他們收到瞭合作協議,但協議要求他們三年內免費提供7 24小時的實時技術服務,且之前商定(口頭商定,並無書面證明)的品牌權益另行商議,最主要的是伴隨協議的還有“不簽協議就取消之前承諾的品牌曝光”的內容。



“免費提供技術服務”、“三年”、“7 24小時”,這是什麼?賣身契?霸王條款?赤裸裸的威脅?如果你簽,之前的努力算是有個交代,但之後就隻能被小米牽著鼻子走瞭;不簽,就是啞巴吃黃連,被打掉的牙還得自己吞回肚子裡。



事情的最終結果是,出門問問並沒有同意簽署這一協議,小米電視則順理成章的在發佈會中抹掉瞭出門問問宣傳頁PPT,但依然使用瞭之前與出門問問共同調校並最終介入出門問問語音SDK的智能語音識別功能,並在發佈會現場演示。這下小米的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瞭。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出門問問是谷歌投資的一傢人工智能公司,擁有自主研發的語音識別、語義分析、垂直搜索、基於視覺的ADAS和機器人SLAM等核心技術。其代表性的軟硬結合產品包括智能手表Ticwatch、車載智能後視鏡問問魔鏡Ticmirror、以及高級駕駛輔助系統問問魔眼Ticeye。



刻字鋼珠筆

出門問問推送的小米電視發出的合約





出門問問CEO李志飛的公開信



“以合作的名義剽竊技術”,這是小米自帶的基因還是後天習得的屬性?



小米與出門問問事件在這兩天持續發酵,出門問問不斷受到業界和合作夥伴的聲援。



“原以為小米今天已經是傢大業大,在許多行業都風生水起,不會再做出過河拆橋這等劣質的事情,但是事實證明,江山易改,本性還是難移”,這是出門問問的合作夥伴BroadLink在得知事件之後對小米的評價。



BroadLink曝光出瞭自己三年前與小米的合作及恩怨。3年前,也就是2014年4月,BroadLink還是成立不足一年的初創企業,他們收到瞭小米的合作邀約,用BroadLink的話說,在發展初期,有大企業過來合作自然是非常高興的事兒,他們在技術方面可以說是毫無保留,向小米開放底層代碼庫,並派技術人員入駐小米,協助小米進行路由器和外接設備連接的調優,最後幫助小米依靠著路由器成功打開智能傢居的大門,隻是結果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沒錯兒,小米在最後的時候毫無征兆地翻臉不認人瞭,不但小米路由在發售的時候去掉瞭所有跟BroadLink有關的標識,小米還另起爐灶,開始自己做智能插座、遙控等和BroadLink類似的產品。BroadLink把此事稱為互聯網的“東郭先生”故事。



“以合作的名義剽竊技術,小米的這種行徑雖然法律上毫無漏洞,但在企業合作上卻傷害瞭不少優質的合作夥伴,在道義上值得反省”。從小米成立以來,發生在小米身上的類似BroadLink、出門問問這樣的事情已經數不過來瞭。小米字典裡還有誠信二字嗎?



樹敵太多 到底是誰的錯?

刻字服務

到4月,小米就成立7年整瞭,但從成立以來,小米與業界的“癢”似乎就沒斷過。



小米與魅族的恩怨在業界恐怕是人人皆知。早在小米成立之前,小米的創始人雷軍就曾以天使投資人的身份在魅族待過很長一段時間,且在魅族待著的這段時間裡,雷軍已開始做小米的UI,還帶走瞭交互文檔、 手機資料。後來的事情大傢都看到瞭,小米的成長路徑與魅族極其相似。小米與魅族的梁子算是結下瞭,且時至今日,都無法化解。





圖片來自互聯網



小米在成立之後的五年中,生態鏈上的硬件產品尤其是智能手機保持著快速的增長,而近兩年來看,在華為、OPPO、vivo等國產品牌崛起的態勢下,小米智能手機銷量開始出現連續下滑。這種由盛而衰、趨勢曲線觸頂後的下滑在硬件領域是非常可怕的。



硬件由盛轉衰的小米現在把賭註壓在瞭打造生態概念上,然而在打造生態概念的過程中,小米又樹立瞭新的敵人。小米與創造瞭互聯網生態模式的樂視之間生成瞭難以逾越的鴻溝。



早在2014年,小米就曾召集媒體記者和各方分析師,用召開發佈會的方式質疑樂視,一度使樂視網股價大幅下跌。之後2015年,小米電視負責人王川又在多個場合“炮轟”樂視,但均被樂視駁回。最後一次交惡是在2016年11月,小米雷軍說樂視欠供應商的款在150億元以上,這引發瞭樂視賈躍亭與小米雷軍的互撕。時隔一個月以後,樂視賈躍亭表示不再與小米互撕,因為小米與樂視已經不在一個維度上瞭,樂視專註的是架構生態鏈,而小米隻是在打造生態鏈,二者的格局大不同。





圖片來自互聯網



今年小米的壓力不言而喻。不想靠硬件賺錢的小米把賭註押在瞭生態鏈上,而為瞭平衡規模與體驗之間的矛盾,在開放和封閉之間,小米選瞭第三條路——用開放的投資打造一個封閉的生態鏈。然而,這條路到底是死路還是活路,在樹敵太多的情況下,還真不好說。



總結:尊重商業價值和開放心態是企業市場競爭不可或缺的。



如果說,這就是市場競爭,那市場環境尤其是互聯網企業競爭的市場環境該凈化瞭。不管是大企業之間,還是大企業與初創企業之間,都應該互相尊重,尊重對方的付出和商業價值。



小米也是從創業公司走過來的,不能剛有點成績,就滿滿的“大腿”心態,讓創業公司爭相來抱。然後在自己跑起來之後,要麼要求人傢什麼聽你的,要麼就過河拆橋。這哪裡是一個大企業應該有的胸懷和格局。一個成功的企業應該是既有開放的生態鏈,更有開放的心態鏈。



本文屬於原創文章,如若轉載,請註明來源:小米給問問的一紙合約 揭露“心難澎湃”http://mobile.zol.com.cn/632/6323863.html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環球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B4BC595301334B4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那把利劍

tbadhnfkp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