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六年十二月十三日,戒備森嚴的總統府前出現台灣第一個衝破警力的舉牌抗議隊伍,拒絕美國杜邦公司設廠。這起事件,不僅改變台灣人環保意識,也讓台灣民主邁入多元社會、人民更勇於表達不同聲音。

今年適逢反杜邦運動卅周年,「巨浪的起點」專書已於九月出版,主編范綱塏日前在鹿港發表新書後,陸續開啟一系列在獨立書店的工作報告,明年將進入校園演講,「毋忘卅年前,我們為何反杜邦?」

原址變秀傳健康園區

卅年過去,當年杜邦設廠預定地如今是彰濱秀傳健康園區,醫院大廳傳靜電除油煙機價格來陣陣輕柔音樂。四十一歲醫院行政特助廖艾玲看著窗外滿園綠意,卻不知腳下踩的曾是布滿礫石的海埔新生地,差點成了化工廠;她對當年震撼國際的反杜邦運動也印象模糊。

卅多年前,政府配合各公營事業長期發展建廠需要,將鹿港、線西海岸的爛泥地填土造陸,打造五百多公頃彰濱工業區。一九八四年,經濟部計畫將彰濱鹿港區二百公頃土地畫為農藥製造專區,引發鹿港居民不滿而作罷;農藥專區胎死腹中。

反杜邦運動 星火燎原

一九八五年,經部核准杜邦在彰濱設二氧化鈦廠投資案。雖然這件事在報紙上只是一小方塊報導,卻是反杜邦運動的燎原星火,一發不可收拾。

當時是戒嚴時期,軍警調和情治單位嚴密監控集會運動,但反杜邦民眾的情緒逐漸升溫,除公推青商會前會長李棟樑帶頭反杜邦,許多教師和學生也參與,他們到廟口、村落巡迴演講,靜電除油機告訴鹿港鎮民化學汙染的風險。

已故退休教師粘錫麟是反杜邦先鋒,他生前說鹿港是全台第一個古蹟保存區,無汙染的鹿港每年吸引九百萬觀光人口,「鹿港要的就是這種無煙囪工除油煙機業」。

除了價值之爭,當時新竹李長榮化工、台中大里的三晃農藥廠等公害事件頻傳,台灣社會積累不少環境汙染的集體恐慌情緒,更讓鹿港人對杜邦有強烈戒心。居民或明或暗,資助反杜邦運動。

公投意識 鹿港是先驅

李棟樑以反杜邦為號召,創設彰化縣公害防治協會,訴求「鹿港鎮全民投票,決定要不要杜邦」,讓公投意識首度浮上檯面。

一九八六年六月廿四日,三百多名鹿港鎮民高舉「我愛鹿港、不要杜邦」等標語下上街頭,反杜邦的怒吼登上各大媒體版面。此後數月請願、遊行不斷,故總統蔣經國說,「只要地方不同意就不會興建。」隔年三月十二日,杜邦宣布放棄建廠。

更多udn報導:女星超崩壞 雙下巴+流蘇裙現大嬸風?不老美魔女穿透視裝 解放「胸」器想復出?天菜男星曝出道秘辛 試鏡竟被要求脫褲子?吃飯聽見這首歌 她抓狂:邪魔歪道!

C0482B53773F330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那把利劍

tbadhnfkp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